※上記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のないWIKI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更新することで広告が下部へ移動します。

<返回>

第二章 第一眼看見的人


一個年輕的男子,身上穿著一件寬大的襯衫,一件輕便的長褲,隨意的坐在窗邊,一臉憂鬱的神情,瞭望著遠方,那眸子裡,沒有焦距,還不時發出嘆息的聲音。

「我回來了!」大塚提著大包小包,走了進來。

屋子裡,可以說是一塵不染,牆壁,就像是剛粉刷過般,那樣的乾淨潔白,而房裡,也因為陽光的照射,讓人感覺十分的溫暖,桌子上,還擺著一束白色的百合花,那些雜亂的器具,也看不見了,而本來被淹沒的床,也跑了出來,和半個月前的景象,可以說是天壤之別。

「妳回來啦!」那名男子,輕輕的將頭轉了過去,溫柔的回答著。

大塚,又是一陣暈眩,只因為他溫柔的聲音,和迷死人的眼神,這半個月來,從他醒來的那瞬間開始,看見他,都會忍不住的臉紅心跳,陶醉其中,儘管,他只不過是個機器人....


半個月前---

大塚手忙腳亂的把’遺漏’的’零件’給補了回去,並等待著這最後的充電,只要第一次充飽了電,以後,只需要偶而小補一點,就可以讓他正常運作了......

「嗯...最後..只要讓他第一個看見的人是我就好了...」大塚,邊等待,邊不停的提醒自己。

或是是等太久累了,大塚疲憊的閉上眼,就在快要入眠的時刻,她聽到細微的呼吸聲,快速睜開眼,看見一個新的生命,正微微的睜開眼睛,大塚關掉充電的電源,狂喜的抱著躺在手術台上的生命,在他臉上不斷親吻著,而那新生命似乎因大塚激烈的反應,而瞪大了雙眼,有些不知所措。

「你要記得喔!我是你最愛的人,也是最愛你的人喔!從今天起...你就是我的男朋友囉!千萬不可以忘記!」她開心的叫著。

或許是因為說到"男朋友"三個字,大塚意識到,自己正抱著一個有體溫且暖和的男子,而且,還是赤裸裸的男子....

她快速的放開自己的手,不好意思的轉過身,找尋著今天剛為這生命買的衣服...


「諾..把衣服穿上..」大塚背著身,把衣服遞了過去....

那新生命抓著衣服,緩緩的坐起身,疑惑的看著手上的東西。

過了幾秒,大塚才突然想到...

「笨..忘了他還不懂啊!」

於是,她只得忍住了尷尬,幫他穿起了衣服,一邊開始指導.......


「嗯?該叫你什麼呢?」大塚看著這已穿上衣服,楞楞的坐在那的傢伙,一邊想著。

「啊!就叫你智也好了!這名字好聽!」大塚興奮的說到。


「智也....」大塚指著智也,重複了說好幾次。

「你就叫智也....智也.......」大塚很有耐心的不斷重複。


「.....智.....也.....」一個發音發的不是很清楚的聲音說著...

「對!智....也..........智....也.....」大塚開心的說著,一邊想著「真是好聽的聲音啊!」

智也側著頭,並且用自己的手指著自己再次說到「智....也....」


就這樣..一個新的生命...真正的誕生了....



想著想著,大塚突然才回到現實....

「智也,你在做什麼啊?」

「沒有,看看窗外..」

「嗯?想出去嗎?也差不多了!你現在話已經說的很好了呢!」

是啊!果然是個超優質的作品,短短的半個月,已經學會了不少東西了呢!而且又有優良的習慣,把家裡打裡的可是乾乾淨淨,嗯....真是不錯。

不過倒是有一點納悶,就是,照理說,依照她的設定,對於喜歡人的親吻,應該會有,臉紅啦..身體發燙的現象才是,只是,他可是一點反應都沒有,就跟孩子一樣,對她,也像是對母親一樣,這點.......是這半個月來,她最想不透的事...

「要出去嗎?」智也睜大了眼,略帶著喜悅的神色看著大塚,也打斷了大塚的思緒...

「嗯?好啊!也該帶你出去走走了...不過別忘了...我教你的事情...還有...」大塚叮嚀著他,接著臉又是一陣紅潤...

「別忘了..我是你的女朋友喔!」大塚可開心了呢!她的成果,終於可以帶出去展示了,她可要讓大家都羨慕她呢!此時的她,可真想狂笑三大聲,哈..哈..哈..



大塚和智也在一家寫著「Purple Rouge」的店前停下,這是一家酒吧,整個裝潢,都是以紫色系為主的...

「我這個朋友叫松岡昌宏,還蠻好的一個朋友,這個酒吧開幕也不過一個月而已..要記著喔!不知道的我來答就行了!」大塚又忍不住交代到,她可不希望一開始就露出馬腳。

大塚開了玻璃門,略帶緊張的心情走了進去....

「Mabo..好久不見啊!」大塚對著一個高約182公分,身著紫色衣服的男子叫到。

松岡看見大塚,笑著走上前,輕輕的給了大塚一個禮貌性的擁抱「是啊!妳最近可真難找...」

「啊!........」尾隨在後的智也,突然眼睛一亮,並且微微的聲音,緊接著是一陣暈眩,就在快要倒在地上時,松岡快速的向前一抱,智也就跌在他懷裡,隨及就暈了過去。



「妳這朋友怎麼啦?」松岡看著床上的智也,一邊問著一旁的大塚。

這裡,一看就知道是松岡的家裡,因為,還是以紫色為主的裝潢。

「可能是太累了吧!」其實大塚自己也覺得奇怪,怎麼會降就暈過去了,第一次出門的關係嗎?不適應什麼嗎?

「妳男朋友啊?」松岡帶著曖昧的神情說著。

「是啊!怎麼樣,不錯吧!」大塚擺出一付神氣的樣子,像是在炫耀什麼一樣。

此時在床上的智也,開始稍微動了一下,眼睛也慢慢睜開....

「ㄟ..小子...你醒啦!」松岡對著智也說著。

智也似乎在看見松岡後,不知是驚嚇還是怎麼的,竟然從床上快速跳了起來,並且躲到大塚的身後。

大塚輕輕的摸了摸智也的頭「有沒有好一點啊?」

智也只是點了點頭,但仍躲著,不敢正視松岡。

「你這朋友還真害羞啊!」松岡調侃的說。

不過對於智也這樣的反應,看在松岡眼裡,還真是有趣。

「嗯?你今年幾歲啊?」松岡放下他平時尖酸待刻薄,用著非常溫柔口吻,問著仍躲在大塚身後的智也。

大塚一聽,也楞了一下,對喔,設定幾歲去了,自己也忘了...正當她努力的回憶當中...

「二..十..三...」一個細微的聲音,緩緩的答著,還略略有些顫抖...智也仍緊抓著大塚的衣袖。

「二十三?比我還小啊!大塚,你竟然老牛還吃嫩草啊!殘害國家幼苗!」松岡又恢復了平時的口氣,開始吐起寧寧的嘈來!

「啊!這麼晚了..我們也該回去了!」大塚拉著智也,起身準備離去。

「嗯..這樣啊!那..下次再見面囉!」松岡看了看大塚,也看了看他身旁的智也。

就在他們準備要離開,智也突然向松岡走進了兩三步,然後把手深進了口袋,拎了幾下,拿出了個東西,向松岡遞過去。

「ㄟ?」松岡呆了一下,看著智也手上的項鍊...

「給你..」智也勉強擠出了兩個字。

對於這樣的舉動,不僅是松岡,連大塚都呆住了,松岡只有接過個項鍊,卻不知怎麼把話接下去。

「這是這傢伙最喜歡的項鍊,哈哈..哈哈...他可能想為自己今天的失禮,表示點歉意,也跟你表示有好吧!!哈哈..他這傢伙就是這個樣子...」大塚尷尬的說著。

「把這麼重要的東西給我..可以嗎?」松岡再度用那溫柔的口吻問到。

智也只是點點頭,還是不敢直視松岡........


「啊!再見!」

「嗯!再見!」

松岡將兩人送到門口,看著他們的背影離去。


大塚勾著智也的手,另一手拍拍智也的頭,似乎想安慰他似的。

雖然今天的情況有點怪,智也的一切反應,都不在他的預料之中,不過,大塚心想:還好今天見的人是松岡,也不然,明天可能就成為大家的笑柄了。


看著他們離去的松岡,不知怎麼的停在原地,久久無法離去,直到目送那兩人走到盡頭,他總覺得,今天的這份氣息,好像,在哪裡,曾經感受過,只是,他卻怎麼也想不起來...........

(未完..待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