※上記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のないWIKI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更新することで広告が下部へ移動します。

<返回>

第六章 北國之旅(下)


整個現場被封鎖住了,長瀨站在一旁,慘白的臉色,讓人覺得隨時可能昏死一般,而松岡一邊扶著他,一邊看著從口袋裡翻出那張已皺的紙條,幾個小時前還好端端的人,現在竟然慘死在自己的面前。
「達也....??」松岡看到像自己走來的達也,不禁嚇了一跳。
「你怎麼會出現在這.....??」達也穿著便服,而小純則尾隨在他的後面。
「我是帶小純來渡假的,沒想到才剛到這附近,就看見有案子發生了,一個不小心就走過來了。」達也騷了騷頭,做了個鬼臉。

死因初步判定為自殺,而死者的家屬也已經來到了現場,他們臉上露出的神情,不是悲傷,而是恐懼,這一切都看在松岡的眼裡,「這一定不是自殺........」松岡低聲的說到。「想自殺的人怎麼還會做這種事........」松岡再度望著那張紙條。

而同樣的,家屬也要求封鎖消息,禁止採訪和公開。

松岡終於忍不住,向死者家屬走去。「她是空中小姐吧..我今天在機上有看過她的..她當時看起來精神還十分正常,神色也都還蠻愉快的,你們真的相信他是自殺的嗎?」
「你是誰?你在機上見過小瞳?」一個中年婦女疑惑的看著松岡。
松岡遞過了口袋拿出來的那張紙「我想一個想自殺的人,應該沒有這種興致吧?」
那婦女臉上透露出了哀傷,眼中像是在說著”我可憐的孩子...”一般。
而身旁的一位男子,卻接下去說到:「先生,請您不要再管了,大家心情已經夠亂了,我想這已經是最好的結局了。」
松岡對男子的話感到十分疑惑,想再繼續問,而卻被制止住,達也示意他到此為止。

四人來到河堤邊,松岡似乎仍未把思緒給拉回。
「你就別再想了」達也拍了拍他的肩。
「達也..你有聽說這附近進來連發生的好幾起自殺案件嗎?」
「疑?」
「這幾起,都跟剛剛的案子一樣,以自殺結案,而且都禁止對外公開。」松岡又不自覺得說了起來。
「是嗎?」達也應到。
「我懷疑這幾起案件之間,應該有什麼關聯才是。」
「這我倒是沒聽說,不過連家屬都不願意再查下去啊....」達也像是受了松岡的影響,也開始回想起整個情境。
松岡拿出了城島給的資料,遞給了達也,達也大致翻閱的一下「或許只是單純的巧合吧!」
「可是我對家屬的態度很介意,為什麼他們看起來那樣的害怕,還有剛剛那名男子所說的,總覺得有什麼隱情存在,加上那位死者,今天在機上看著我的那個樣子,怎麼會像是想自殺的人嘛!」
「吼~~你該不會是對那女孩有意思吧!」達也打趣的說到。
「怎麼可能啊!」松岡嘟起了嘴否認,只是那女孩的笑容,卻不斷的在松岡腦中浮現,而松岡甚至起了個奇怪想法,或許女孩是在跟自己求救吧,才會想刻意引起自己的注意!「這怎麼可能嘛!」這想法似乎讓自己也覺得不可置信,低估了起來。
他摸了摸口袋,忍不住又拿出了紙條,反覆仔細閱讀每一個字,突然,他發現紙張的背景,印著淡淡的蒸氣鐘圖案,松岡看了臉色都變了..........。

數十分鐘後...死者的家中.......
松岡再度將紙張拿在手上「你們仔細看..這上面印有蒸氣鐘的圖案,是否隱喻著案發現場?另外可以跟你們借有他字跡的任何物品嗎?」
「咦?」家屬不解的看著松岡。
「總覺得這字,像是刻意寫的特別工整的,通常臨時情況下寫下的字?應該會稍微亂一點,應該也不會對的那麼整齊,感覺像是事先寫好,再等待幾乎把字條給人似的。」松岡慢慢的和大家解釋到。
「或許她本來就有事先準備這些,等著尋找的獵物吧!」男子只是冷冷的答著。
松岡看了看男子,似乎對他說出來的話,感到非常訝異。
此時中年婦女拿了幾本像筆記的東西出來,松岡隨便翻了幾面,果然,並沒有那麼樣的工整。
中年婦女又再度露出了悲傷的神情。
「你們真的不想要查出事情的真相來嗎?」
「我不知道你們到底是誰?為什麼一直來糾纏不清?就算如你所說,小瞳真的是被殺了?那又怎樣,她又能在活過來嗎?」男子憤怒的說著。
此時婦女已經忍不住,開始啜泣了起來「我可憐的小瞳啊.......」
「謝謝你們那麼關心小瞳,這件事,可以這樣就算了嗎?請不要再管了。」婦人哽咽的說著。
松岡看到這樣子,似乎明白自己無法在追問下去了,只有靜靜的離開。
「有時候查出真相,並未就是一件好事,不知道真相,有時也算是一件好事吧。」在一旁久久未出聲的長瀨,突然冷冷的說出這段話,眼睛像是沒有焦距一般,飄移不定。
在場的人,一片寂靜.........,每個人像是都努力的思索這段話的涵義。
「啊!我又餓了,來去吃點東西吧!」長瀨恢復平常的口吻,拍了拍松岡,然後一手摸著自己的肚子,臉上露出了像是快餓死的表情。

回程的時候,小純提議坐船回來,順便享受一下海上的味道,而卻有一個人,幾乎是吐了全程,那個人不用說,就是長瀨。
「我以後再也不坐船了....」長瀨抱怨到。
「吼~你也真是的,你究竟是不是男人啊?」松岡又調侃起他來。
「誰規定男人不能暈船啊!」長瀨理直氣壯的回了松岡。
「噁.....」從剛說完,長瀨又再來一次了...。
「你還是安靜點吧!」松岡拍了拍長瀨的背,而小純和達也則在一旁笑著。

而正當一行人準備下船時,一個熟悉的聲音叫住了他們..
「松岡........」
「組長?你怎麼知道我們搭船回來啊?還特地來接我們?」松岡一臉疑惑的說著。
「嗯..幾分鐘前有命案發生了..又是那殺人魔.....」

今天的天空,似乎被夕陽染的特別的紅,有如鮮血的顏色般,更讓吵雜的碼頭,增添了些許詭異的氣息...。

(未完..待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