※上記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のないWIKI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更新することで広告が下部へ移動します。

<返回>

第五章 北國之旅(上)


松岡翻閱著手中的一疊紙,偶而抬頭四處張望著機上的人們,他的思緒,飄回了今天一早...

松岡才剛踏進辦公室沒兩分鐘,城島就向他走了過來...
「嗯...你和長瀨今天去一趟小樽採訪..這是飛機票...」城島遞了兩張飛機票給松岡。
「嗯?去小樽採訪?這是怎麼一回事?發生了什麼事嗎?」松岡覺得十分訝異,畢竟事出突然,而且自己也是第一次,被派到那麼遠的地方去採訪。
「沒有啦!其實也沒什麼!不過是想說讓兩位去渡渡假..慰勞一下...」城島嘴角為揚,露出詭異的笑容。
「哇...那麼好...可以去渡假啊!」在一旁的太一,做出了一副非常羨慕的表情。
「組長..到底是什麼事..」松岡不解的看著城島..
城島突然收起了笑臉..稍微靠近了松岡..壓低了音量..
「嗯..其實..嗯...最近那附近連續發生了好幾起殺人案,不過有些奇怪,似乎不太願意媒體去報導,消息也幾乎都封鎖了起來.....」城島頓了一下..
「嗯..你們去附近稍微觀察一下..說不定還可以拿到獨家喔!」城島臉上再度泛起了笑容。
「嗯..原來如此...不過組長目前有什麼線索嗎?能不能再說的詳細一點。」松岡對此案情也感到好奇。
「第一起是發生在兩天前..」城島看了松岡一眼,頓了一下...
「一大清早,有屍體浮在運河邊被發現,警方認為是死者喝醉酒不小心跌入,判定為意外死亡來結案,這件案子聽起來倒是很普通,不過一有點奇怪,就是死者的家屬,到了命案現場的神情,看起來像是極度的恐懼,而非失去親人傷痛的樣子,而且隨後就禁止任何記者採訪。」城島再度停了下來,看了松岡一眼。
「嗯...不過組長你怎麼知道的那麼清楚啊!」松岡看著城島笑了一下。
「這就叫小道消息嘛!至於可信度多少..就看自己判斷了!接下來第二起事件,是在幾個小時後,地點在離不遠的一家餐館,一位店裡的店員,不幸墜樓死亡,後來是判定自殺的,至於後來家屬的情況,跟前一起非常的類似。接著下來好幾起,地點都相隔不遠,都是以自殺和意外結案,家屬的反應態度也差不多,而且同樣不願意接受採訪和公開。」
「還有其他比較特別的地方嘛??」松岡聽完,接著問到。
「聽說其中一起案件,記得好像是昨天中午左右,在封鎖現場後,一位死者的家屬,曾經驚慌的叫到:”我就知道!我就知道!”然後隨即被其他親屬給制住!」
城島說完,示意要松岡跟著自己,走回了座位,他打開了抽屜,拿出了一個紙帶。
「這裡是相關的資料,可以參考一下...」
松岡看了看城島,心裡覺得有些疑惑,記得組長曾要自己別想太多,辦案是警察的事,怎麼這次...
「我可不是要你去查案喔!自己注意一點!隨意就好!沒發現什麼也沒關係,就當作是去渡假吧!」城島像是看透了松岡的疑惑般,叮嚀著。
「而且,你也好久沒回北海道走走了吧!」城島拍了拍松岡的肩膀,對他笑了笑。

「先生...」一個甜美的聲音,將松岡從回憶中拉了回來,空中小姐,推來了機上的點心。
松岡反射性的抬看了看她,那小姐馬上露出勾人的笑容,並且直直著看著松岡的雙眼。
「先生...您要喝什麼..」她再度發生了她那她嬌滴滴的聲音。
松岡似乎有些許被看的不好意思,隨即拍了拍坐在一旁,仍在睡夢中的長瀨。
「醒醒啊!你要喝什麼!」
長瀨只是稍微動了動身體,然後把頭倒在松岡的肩上,似乎完全沒有起來的意思。
「ㄜ..果汁好了..」看到長瀨仍叫不醒,便自己隨便答著。
那小姐遞上了果汁,松岡隨意的答聲謝謝,但他感覺的到,那視線仍未來開自己,幾秒後,一張紙條,被丟在自己的用餐桌上,然後,那小姐才推著車往下位旅客走去,松岡輕輕的打開紙條,看了看,松岡揚了揚眉毛,變隨意丟在一旁。
上面寫著非常工整的字,有著一個名字和電話....。

松岡看著這久違的千歲機場,有著一股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覺,不知道多少年沒有再回到這個出生的地方,他略有所感的四處張望著。
「哇....我第一次來耶...好興奮喔..」長瀨開心的邊說邊拍著松岡的手臂。
松岡只是看著他笑了笑。
「聽說你在這裡出生的啊!那可要好好看看你出生的地方喔!」長瀨故意用著成熟的口吻說著,但眼睛裡卻仍閃閃發光。
「嗯..我們還是先去小樽半正事吧!其他的有空再說囉!」
「不過我想不通耶!我們到底去小樽做什麼啊?說不定什麼獨家也搶不到,還是趁機好好的玩吧!聽說小樽很棒的呢!」長瀨嘟起了嘴,開始和松岡撒嬌了起來!
「嗯..還事先到了再說吧!想偷懶啊!不怕被組長罵啊!」松岡拍了拍長瀨的肩,然後故意學起城島的那張酷臉,兩人就笑著離開了機場。

「哇~~這裡感覺真的很棒耶!整個建築都很特別耶!」走在小樽的街道上,長瀨發出了讚嘆聲。
「是啊!我們先去旅館放東西吧!等會兒在慢慢逛。」
城島不但幫他們把機票給買好,連房間都訂好了呢!就在小樽街上的一間旅館。
房間雖然不是特別大,但的感覺很舒適,裡面擺了一張大床跟小床。
「哇~~很舒服耶!比我家乾淨多了!」長瀨坐在床上,彈啊彈的。
「跟你家比啊!狗的房間都比你乾淨!」松岡笑著說到。
「吼~~你怎麼這麼說..可是傷到我的心了...所以今天晚上要讓我睡大床!」長瀨擺出一張受傷的無辜臉,然後緊抱著大床上的棉被。
「誰理你啊!」松岡邊說,邊也往大床上坐去,兩個人在那推來推去,似乎誰也不讓步。
不知鬧了多久後,兩人離開了房間,而小床上,則堆了兩包行李。

兩人離開了旅館,在小樽運河旁慢步著,夕陽的餘暉使得河堤上的倒影,更加的美麗。
「好舒服喔!完全感覺不到自己還在日本耶!」長瀨伸了伸懶腰,享受著。
而一旁的松岡,似乎陷入了沉思.....
「真的是不小心跌入河裡的嗎....」他自言自語道..
「咦?」長瀨看了松岡一眼,然後又繼續欣賞起眼前的美景。

在運河邊走了一圈,長瀨開始叫起肚子餓來,於是兩人便走上了街。
「這看起來好好吃..吃這個好了..」長瀨站在一家店的牌子面前,等待著松岡的允諾。
「不要啦...」松岡卻想都不想..就拖著長瀨離開。
「為什麼?」長瀨一臉失望的樣子。
「我帶你去吃其他的啦!」
「比較好吃嗎?」長瀨臉上再度浮起希望的笑容。
「對啦對啦...」松岡只是敷衍的答到。

兩人就這樣停在一家餐廳前面,但松岡卻沒有馬上進入,只是站在門口,猛往二樓看。
「不是要吃這裡嗎?」長瀨一臉快餓扁的樣子,拉了拉松岡的衣袖。
「是啊是啊!」松岡隨便答應了兩句,仍自己在那張望著。
「跳樓啊!!」松岡再度自言自語道。
數分鐘後,兩人終於進了餐廳,長瀨興奮的看著菜單,但松岡仍只是張望著四處,而在這用餐的時間裡,所呈現的畫面,大部分都是,一個人大口大口猛吃,一個人,總是嘴裡唸唸有詞,就這樣,度過了兩人的晚餐。

飯後,兩人在街上四處亂晃(不過其實很明顯的,松岡都是很有計劃的在逛,興奮的大概只有長瀨一個人吧),不時就會聽到....
「去看看這裡啦...」
「我們先去這裡...那裡等下再逛...」
「喔!好啦...拜託咩...」

逛著逛著,他們兩人來到了一個蒸氣鐘的前面,長瀨站在那興奮的看著。
「看起來很特別耶」長瀨拿著相機猛照著。
「我們進去那個裡面看看啦!」長瀨指著蒸氣鍾旁邊的一間商店。
「那有什麼好玩的嘛!」松岡有些不想進去。
「裡面好像有很多音樂鐘說!」長瀨開心的叫著。
「好啦好啦!」他哀求的說到。
松岡似乎拗不過長瀨,於是兩人便進去了。

裡面真的有著各式各樣的音樂鐘,每個都做的非常的精緻,長瀨真的是一個接著一個拿,轉動著發條,編聽著音樂,邊哼著歌,而且不停的發出「哇」的聲音,而松岡只是隨意的看著,在一旁看著天真的長瀨,偶而也拿起音樂娃娃,和他鬧上兩句,一會兒,兩人來到了二樓,二樓裡的,更是做的徐徐如生,不論是動物,或者是人,特別是人物娃娃,逼真的程度,真讓人有些毛骨悚然。
「好恐怖喔!那娃娃!好像真的一樣」長瀨抖了抖身體。
「別那麼膽小啦!不過假的啦!」松岡忍不住又唸了長瀨兩句,不過還是拍了拍他的頭,像是在安慰他一樣。
「啊!!!!」突然,長瀨尖叫了一聲,聲音的響亮度,足以讓店外的人都聽得到。
「嗯?怎麼啦!!!」松岡向長瀨走了過來,扶著即將要暈倒的他。
「真....真....真....的人....血...」
松岡嘲長瀨指的方向看去。
一個臉上化妝化的像裡面的娃娃的人,正坐在娃娃堆中,還穿著像娃娃一樣的衣服,而他的胸口,插著一把刀,而雙手緊握著刀把,血也還正在流。
松岡也被眼前的景象嚇到,不過,他覺得這張臉,有些面熟,好像在哪裡看過。
突然,他想到了機上的那張紙條,和那張誘人的面孔。
「啊!是今天的空中小姐....」

(未完..待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