※上記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のないWIKI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更新することで広告が下部へ移動します。

<返回>

第四章 模範男與殺人魔!?


風雨交加清晨,對記者們來說,簡直就像人間的地獄,不僅放不著假,常常還得加班,這使得記者們,一大早就開始有些倦容,似乎已開始感到無奈起來。時鐘剛剛敲過了九下,辦公室裡的人卻不多,但並不是遲到,而是早就已經出了門,忙著報導各種災情與路況。諾大的辦公室中,只留著一些專門採訪刑事案件和等待調撥的人而已。
松岡倒是和平常沒什麼不同,專心的打著採訪的新聞,時而看看手錶,看看身旁仍是空空的座位。太一則是一付坐立難安的樣子,不時抬頭看看四周的人們。而城島呢?還是板著一張臉,嚴肅的看著桌上的文件。其他的人,則大多是懶散的做著自己的事,無奈的看著外面的天候。似乎這場風雨,也吹冷和澆熄了人們的心。
「大家早啊!」一個熟悉的聲音,劃破了辦公室的寧靜,隨即也叫回了人們的鬥志。智也穿著溼透的雨衣和鞋子,用著和平常一樣傻的神情和聲音和大家問候著,此時已有一群人衝向前去,阻止智也再前進一步。
「喔..我的天啊!你把雨衣給脫了吧!」太一叫著。
「你不會想把這身雨衣給穿進來吧!」另一個同事甲叫著。
「喔..這還用問嗎?你以為他是誰啊!他可是智也耶!」同事乙笑著說著。
智也仍一臉迷惘,看著這群對他如此「熱情」的夥伴,說著:
「這是我帶給你們的點心...哈揪...喔!這家的東西很好吃的呢!...哈揪...(智也邊說邊打著噴嚏)」
他話才說完,一雙手接過他手上的食物。
「還是趕快把雨衣和鞋子給脫了吧!就算你不怕自己生病,也別讓辦公室釀成水災!」松岡又跟往常一樣撈叨著。
在松岡的督促下,智也終於以中等的速度,換上了乾淨的服裝,也還好平日松岡就要他在辦公室多留套衣服,預防像這樣少個筋的智也,一會兒吐,一會又把食物吃到衣服上去的。
「喂..老兄..你今天不會還騎著你那輛快報廢的小五十來上班吧!」太一調侃的說到。
「喔..哪有快報廢,它還健康的很呢!」智也不甘心的答到。
辦公室的幾個人,不知何時都聚到了智也的四周,一邊聊天一邊吃著智也帶來的點心。
「不過你也真怪,怎不買輛車,至少這種天氣也叫個計程車!」同事丙說到。
「ㄜ..沒注意到啊!我是騎到一半才發現下雨的!」智也還理直氣壯的說著。
「你不會又是還沒醒就開始騎車了吧!」松岡帶著有些責備的口氣問著。
「這個....」智也吱吱嗚嗚的不知怎麼回答...「我帶來的點心還不錯吧!」然後忙著轉移話題。
看到智也的那付表情,弄得大家笑到嘴都合不起來。

然而此時,卻仍有一個人獨自坐在位子上,那個人就是城島,一點也沒有被他們的氣氛所吸引。
「對了!這兩天我採訪的那件案子大家知道吧!就是那個一連已經犯下四五起的強暴殺人案件!」太一不知怎麼的,邊說還邊打著哆嗦!
或許也算是種職業病吧!不知怎麼聊著聊著,又開始談起了凶殺案件,兇手,也可以算是個殺人魔吧!
「當然知道啊!不過兇手至今尚未確定!不是說有看見嫌疑犯嗎?」同事乙說到。
「是啊!聽說在案發現場的附近有看見可疑的人物!」太一說著,然後頓了一下。
「不過還無法確認,那個可疑人物,像叫什麼來的,對了,叫山崎吧!據調查似乎平時人風評不錯!不論是鄰居,還是公司裡的同事,都覺得他平日沒什麼可疑的地方和不良嗜好呢!對長輩是恭敬有禮,對同事也都很尊重謙虛,甚至可以說可以算是模範的好男人呢!」太一繼續說到。
「案發當時有不在場證明嗎?」松岡問著。
「這個啊!根據他家人描述,最近的一起案件晚上十點他就進房休息去了,此後到案發時間十一點,他都沒在出門過了!至於其他幾起,好像也都是類似的情形呢!」太一答到。
「他家住幾樓啊!有沒有從窗戶出去的可能?」松岡又問到。
「似乎是不可能喔!他家住四樓耶!」太一做出一付不可能的表情。
「所以目前案情陷入膠著的狀態中呢!」太一接著又說。
「或許警察太執著於那個嫌犯了吧!他都有那麼明確的不在場證明了!除非是他家人做偽證!」
「這...可能不至於...親屬的神情好像還蠻篤定的,其中好像有一起還兩起晚上,還有其他客人在家裡呢!」太一想了想...然後說到。
但幾秒中後,太一似乎想到了什麼又說:「不過倒是有一件事挺奇怪的,所想這也是警方那麼執著的原因之一吧!」
「什麼事?」周圍的人都聚精會神的想聽太一接下來要說的話。
「根據有個線民提供,有看過有個狀似山崎的人,好像曾在案發現場附近的xx酒吧出現過幾次,性情有些暴躁,還在那惹事惹了好幾次呢!但可信度好像也不是那麼高,畢竟這和平時的他不大相同。何況長的像的人那麼多。」
「提供的線民沒看過他和什麼人在酒吧見過面嗎?」松岡又問到。
「這倒是沒有,不過好像有聽過一句話,這也是讓警方懷疑的原因之一吧!」太一吞了口水。
「當時好像他在和什麼人吵架,他說到:『山崎那傻瓜?請不要拿他來和我比較』接著就和那個人打了起來。所以才想說或許山崎知道些什麼才是。」
「不過在對山崎問話時,他似乎真的一無所知呢!親戚和認識的人裡,也沒長的和他相像的啊!」
「難道又是失散多年的兄弟,被偷抱走的嬰兒?」同事甲開玩笑的說著。
「這些警方早就調查過了,山崎似乎不是他們親生的孩子,山崎十歲那年才領養來的。」
「是嗎?那還是無法排出雙胞胎的可能性囉!」
「嗯...根據警方調查,似乎是沒有!而且山崎自己的記憶中,也沒有這樣的兄弟存在!」
「山崎親生父母是死了嗎?還是....」
「很像是死於一次意外的車禍中.......」
「那個人知道山崎的名字,而山崎不知道他,難道都只是湊巧嗎?」松岡又開始陷入了沉思當中。
「會不會其實就是山崎本人,不過山崎又不知道是自己,是不是有這種可能?」此時在遠處做著自己事的城島,不知何時也走了過來。
「應該有這個可能性吧!智也」他邊說還邊看著在呆在一旁聽別人說話的智也,眼神依舊是那樣的銳利,臉上仍不具任何的情感。
「咦?」智也仍用傻傻的神情看著城島,一邊四周張望著。
「喔..你問他,他會知道嗎?哈...」大家在一旁七嘴八舌的。
「嗯...如果像組長所說的那樣!可能是雙重人格,甚至多重人格分裂症。」智也想了一會兒,歪著頭答到。
「耶ㄟ..那是什麼意思?」太一驚訝的問到。
「算是一種病症吧!可能是在年幼時受過非常大的打擊,或碰過什麼重大災害,以至於無法承受所引發出其他的人格,可能是為了逃避些事物吧!所以他的第一個人格,可能不知道自己有其他人格的事,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。假設是這樣,儘管他是在四樓,也有可能有辦法給離開,因為人的潛能畢竟是很大的。」
「喔..還有這樣的啊!哇..沒想到你懂得那麼多!真是太小看你了!」太一佩服的說到。
「哪有,只是點皮毛而已!」智也不好意思的說到。
「你怎麼會知道這些啊!」松岡問著。
「這.....」智也遲疑了一下。
「因為畢竟他念過一年多的某醫學的心理系....」城島仍冷冷的說到。
「啊?什麼?你念過...心理系?不會吧!」城島的答案,讓在場的人都大吃了一驚,包掛松岡在內。
「沒..沒有啦..還不是念了一年多就被人家給踢出來了!」智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好。
「我想也是,你的腦袋怎麼可能裝下這麼複雜的東西!」太一又開始吐起智也的槽來。
「當初怎麼會選擇這個科系啊!」路人乙問到。
「沒有啦!就不小心就念了啊!」智也邊說邊摸著頭說著。
「喔..那你現在到底幾歲了啊!不會對我們給謊報年齡喔!」松岡說到。
「他可是資優生,升高二就保送跳級的!憑他當時的程度,再好的學校科系也能念,可不是不小心才念到的。」城島仍然盯著智也看著。
「哇!資優生?你這麼厲害!」城島所說的話,又再度帶給了大家比前一次更大的驚訝!
「喔...組長,你還真了不起吧!知道的那麼清楚...你該不會是對....」太一邪邪的看著城島。
「我可是著盡忠職守的組長,對你們的事可是撩若指掌,所以你們可別背著我偷做什麼壞事,或是偷懶!」城島終於露出了一絲絲的笑容,這也是他難得說出的話,算是稍稍比較輕鬆的吧。

松岡和智也,又來到小純可以的小窩中,吃著小純特地為大家準備的家常菜,智也像是餓了幾天似的,一口接著一口,夾個不停。
「喂..沒想到那件懸了好一陣子的案子,還真的給這小子給料重了!」松岡邊說邊輕拍了一下智也的頭。
智也側了一下頭,一臉無辜的臉看著松岡,然後繼續埋首吃著食物。
「不過怎麼從來沒聽你提過?」達也問到。
「啊!那又沒什麼!反正都被踢出來了!不過組長也真厲害,要不是他提醒,我也不會想到!組長真是太萬能了!」智也雙手緊握,做出一付崇拜的表情,然後又繼續猛把食物往嘴裡塞。
「嗯..不過想一想兇手小時候還挺可憐的!唉.....」小純嘆著氣說到。
「是啊!他繼母真的是罪魁禍首!」達也說到。
「不過他父親也是挺可惡的,竟然沒有發現,又不相信自己的小孩。」小純再度嘆息到。
「就是因為這樣導致他的人格分裂的吧!智也!」松岡說著,邊問到。
「啊!啥?喔..可能吧!被繼母強暴,父親的不信任和毆打,對小孩子來說當然很難承受吧!」智也說著。
「是啊!不過沒想到這麼小的他,有法子想到弄壞煞車,殺了兩個折磨他的人...」小純說著。
「人的潛能是很難說的,何況他充滿了那麼多的怨恨。」智也邊說仍不忘塞著食物。
「不過他後來的養父母那樣的愛護他,難道仍無法撫平他內心的傷痛嗎?」達也無奈的說著。
「或許正因為這樣,才會引發出他更多的人格吧!內心的矛盾與掙扎!」智也抬了下頭,若有所思的說著。
「乖巧的他,和酒吧裡粗魯的他,及冷靜卻凶殘的他,都是在用不同的方式,抒發自己的情緒吧!或許還有我們所沒看見的他呢!」智也雙眼看著遠方說著。
此時的他,眼中似乎略略帶著點哀愁,這也是松岡第一次,看見這樣的他。

(未完..待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