※上記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のないWIKI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更新することで広告が下部へ移動します。

<返回>

第三章 遊樂園殺人事件


在遊樂園的入口處..松岡正不時的舉起手看看手上的錶且不停的來回的走動。
「哎呀...你別一直走來走去...走到我頭都給昏了...」達也說著。
「長瀨遲到也就罷了!怎麼連太一都還沒到呢!」松岡邊說仍不停的四處張望。
「你別著急咩...反正我們又不趕時間...」小純安撫著著急的松岡。
「話不是這麼說,難得大家都有空可以一塊出來,而且好久沒到遊樂場來了呢!」松岡露出期待且興奮的表情。
「喔~~我看你是等不急想玩了吧!」達也調侃著松岡。
「沒想到你也有這樣的一面啊!我還以為只有智也才有這樣的嗜好呢!」小純接著說到。
「他啊!我還在想他等會會不會玩到哭呢!他可是很怕高的!」松岡笑著說到。
「對不起對不起,我來晚了!」太一氣喘如牛的跑了過來,說話還有些上氣接不上下氣。
「剛剛臨時突然有些事耽擱,抱歉!」太一不好意思的說到。
「沒關係啦!還有人還沒到呢!」松岡無奈的說著。
「松岡啊!你確定他還記得今天要來這的事?」達也懷疑的問到。
松岡:「應該知道吧!我早上還特地打了電話叫他呢!」
「他會不會接完了電話又昏睡過去了啊!他以前不就有這樣的紀錄!」太一說到。
「我看我去撥個電話給他好了!」松岡說著,便準備去找個電話打。
此時,一個再熟悉不過的身影,從遠遠的地方走來。長瀨正低著頭,像是尚未睡醒似的,脖子上還背著平時工作時的相機,懶洋洋的走向遊樂場的入口處。
長瀨走著走著,低著的頭不小心給他抬起來看見松岡他們。他楞了一下,「ㄟ....你們怎麼都站在這?小純姊怎麼也來了?案子已經結束了啊?」
一頭霧水的長瀨,劈頭就問了一連串的問題。然而其他的人完全傻了,不明白他到底在問什麼!他們看了看長瀨的表情,又看了看他的裝備,一瞬間,似乎大家都明白了,便大笑了起來。
然而只有長瀨,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。
「ㄟ...你背著個相機來做什麼?」松岡笑著問到。
「照相啊!這裡不是有案子發生嘛?要不然你要我來這做什麼?」長瀨仍不解的說到。
松岡:「我們今天休假耶!難道你完全忘了嗎?」
長瀨摸了摸頭...想了一會...才說到:「這樣嗎?好像有這件事喔!」
全場的人笑了笑...不過還好...似乎大家也習以為常了...
「那....這這麼重...怎麼玩啊!」長瀨指了指自己身上的相機...無奈的說到..
「你活該...你在下面看著我們玩好了...」松岡說著。
長瀨想了一會..竟然開心的答到:「好啊!我在下面看你們大家玩好了!」
「對齁..差點忘了..怎麼可以便宜了你...我幫你背好了...」說著松岡就要將相機從長瀨身上拿下來。
「不用了啦...我背就行了...」長瀨一邊說一邊不讓松岡拿走相機。
兩人在那拉扯了好一會...弄得大家哭笑不得的...
小純終於受不了開口說:「好了..你們別吵了..等會你們去玩...我幫你們拿吧!!」
長瀨仍一副不願意..但又無可奈何的樣子...
一行人才近了遊樂園,就看見一個熟悉的臉孔...原來是城島組長...
他似乎站在那等什麼人似的....不過今天的城島組長看起來可真是不一樣...平時的他總是看起來有些嚴肅,然而現在的他,臉上卻掛滿了笑容,一副溫柔的樣子,太一正想過去叫他...
「爸爸....」一個小女孩像城島跑了過去...大家都傻了眼...雖然平時一起工作...卻沒有人提過組長的私生活...
又過了幾秒...他們注意到一個女子也正笑著走向城島....
就在此時,城島似乎發現了他們的存在...他和那女子一人牽著小女孩的一隻手...並向他們走去...
「這麼巧啊!你們也來這....」城島似乎臉上帶點羞澀的說著..
「哇..組長...這....」松岡用眼神示意的問著城島那兩個女生的身分..
「他們是我的太太和女兒...」城島帶著溫柔的神情看著他生命中的兩個女人。
「真的啊!我們大家都不知道呢!」太一俏皮的說著。
「嗯...平常大家都忙...沒時間聊...況且我也已經結婚五年了..也不是什麼新鮮事呢!」
城島看了看在一旁的智也..笑著說到「你一定在想,像我這樣的人也能娶到老婆是嗎?」
智也只是笑了笑...並沒有答覆...一會兒才說...「是啊!而且還娶到這樣漂亮的老婆!我也想要喔!」
大家聽了智也的話..都大笑了起來....

在遊樂園裡,笑聲可以說是處處都是,然而卻也不乏聽見一些可怕的叫聲和看見慘白的臉孔。
長瀨則是屬於後者。「啊....啊....我要下去.....」臉色可是完全慘白的。一旁的松岡只是開心的笑著,而這一群人哪有這麼容易放過長瀨,硬是拖著他每個都玩,終於長瀨...
「嘔....我不行了.....我要去廁所...」說著長瀨便忙找尋廁所的蹤跡...
「你走錯方向了....廁所在那邊....」松岡說著...一邊過去扶著長瀨.....
松岡有些擔心的看著他....其他的人也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起來.....
「你們繼續玩吧..我陪他去一會就回來喔...」松岡對其他的人說到...
看見正在嘔吐的長瀨...松岡又不免忍不住說上他兩句....
「你真是的...一個大男人竟然嚇成這個樣子...」松岡邊說邊輕拍長瀨的肩膀...
但又不忍心的說到「沒事吧...」
「嗯...」長瀨只能勉強的發初聲音。
長瀨可真是吐的一蹋糊塗..看到他痛苦的樣子...松岡開始有些歉疚....覺得自己有點玩過火了...明明知道他受不了的,還拖著他玩成這個樣子,松岡輕輕的拍著長瀨的背,似乎希望能讓他好過一點....
長瀨也開始稍能說話了...似乎感受到松岡的歉疚...「我差不多沒事了啦!不用擔心啦!」
松岡看著長瀨...他第一次發現長瀨對自己來說原來是這麼重要...嗯...最要好的朋友...最寶貝的弟弟...
「嗯...我肚子有點疼....我去方便一下....你在外面等我一下喔....」長瀨對松岡說著...並露出了平時的笑容..似乎想讓松岡不要再擔心....
「嗯...我在這等你喔...有事就叫我一聲」松岡也像是鬆了口氣...也笑著答到。
松岡一邊看著洗著手,一邊看了看鏡中的自己,稍稍的整理一下剛剛弄亂的儀容...
「哇!.......」突然一聲熟悉叫聲,把好不容易恢復思緒的松岡給打亂了...
他以最快的速度向長瀨的方向衝去....只看見長瀨坐在其中一間廁所的門口..臉上露出驚慌的表情...臉色發白..松岡趕緊過去準備扶起長瀨...且問著:「發生什麼事了?」長瀨手顫抖的指著廁所裡面...松岡順著他的手勢的方向一看...看見一個人...動也不動的趴在地上..背上還插著直立立的一把刀,.而唇上塗上了紫色的口紅。
「是那殺人魔..」松岡叫著。並快速的按下旁邊的緊急鈴。

由於搜查行動,整個遊樂場停止營業,任何人都不能出入,廁所外面聚集滿了人潮,而一個女孩子正激動的在屍體旁哭泣,而一群像是死者的朋友的人,擠在最前面,各各的臉色凝重,還帶著訝異與不相信的表情。
太一說著:「真可惜!沒有拍到大特寫!第一手資料呢!早知道要你們把照相機背到廁所去!」
看起來太一似乎還頗無情的,不過其實他們都知道,太一只不過是在緩和大家的情緒,想讓長瀨能快點恢復罷了!現在他的臉色,絕對比剛剛嘔吐時難看上十倍。
達也去問了情況回來:「死者,後藤山崎,初步判定凶器為那把刀,而且好像還捅了好幾刀,只有一刀命中要害!令人覺得最詭異的,就是唇上紫色的口紅,跟殺人魔留下來的標誌相同。」
松岡:「嗯...之前我看見時也是想到那殺人魔,不過剛剛聽你一說,到覺得有些奇怪,之前都是一刀斃命的,如果這次也是殺人魔,為什麼他有多桶那麼多刀...」
松岡楞了一會兒,突然又想到什麼的忙著問到:「達也...這位死者有任何部位被切除嗎?」
達也像想到什麼一樣的說到:「對啊!我剛也覺得奇怪,都沒有提到這件事!目前看起來都很完好呢!」
松岡想了一下,又繼續問到:「死者是什麼時候和他的朋友分開的啊?」
達也:「嗯...他們好像都是同一個公司的同事吧!根據他朋友的說法,說大約兩個小時前,死者跟他女朋友想單獨行動,之後,再見到他女友大概是半個小時前的事了吧!他們看見死者的女友坐在靠近門口附近的椅子上,說死者要他在那等著,去買飲料了,於是大家便陪他等了!結果就知道出事了!」
松岡:「那死者女友怎麼說?」
達也:「他女友不停的在哭,說的也不是很清楚,大致上就他朋友說的那樣,問他和男友在一起有沒有遇見什麼認識的人或是有什麼異常的現象,但她都搖頭說沒有!」
長瀨一邊努力讓自己復原,一邊聽著松岡他們的談話,而身後,似乎感覺有股似曾相似的眼神在瞪視著自己,他輕輕的轉頭,好像又沒看見什麼人,他稍稍閃了一下四周,看見了城島正在和自己的妻子談話,長瀨像是想到什麼一般,身體不禁抖了一下,並向松岡靠了過去,松岡似乎感覺到長瀨的異常,便口開問到:「怎麼?還不舒服嗎?」
長瀨搖了搖頭說:「不是,是組長他.............」
長瀨一邊說一邊將頭轉向城島剛剛的方向,松岡的眼神,也隨著飄了過去,然而...............城島和他的家人,已經消失無蹤...........。
松岡問到:「組長他怎麼了嗎?」
「嗯...沒什麼.......」長瀨把話給縮了回去......並沒有再說下去。

約略過了半個小時,警察從遊樂場某處搜查出一條紫色的脣膏,根據判斷應該和死者塗上的是一樣的,過了沒幾分鐘,突然一個臉色慘白,臉上還帶著淚痕的女孩,向死者的方向衝了過去,並對著死者的女友喊著:「人是你殺的,是你殺的!」她也是死者朋友群的一個。
全場的人都被這個突如其來的人給嚇著,警方連忙將她給拉開,並問他這樣說的原因。
她說:「人一定是這女人殺的,一定是。這女人平時就有病,整天疑神疑鬼,山崎對她那麼好,她還不停的懷疑他,你知道山崎多痛苦嗎?儘管如此,他還是默默的忍受,真不懂為什麼他就是不對你死心,我不只一次向他表達對他的愛慕之情,從高中開始,我就一直很喜歡他了,但是,他還是拒絕了我,說他還是沒法子把你給放下,沒辦法忘記你,而三天前,這女人竟然跑到我家,開門就給我一巴掌,說山崎跟我有關係,我忙著給他解釋,他聽都不聽,我也很努力的忍著,為了山崎。然而第二天到了公司,卻看見山崎一臉憂愁,脖子上有傷,我想也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,於是一氣之下,便告訴那女人我和山崎早在一起了,山崎早就受不了她那樣的個性,我本來只是想氣一氣她,沒想到她竟然把山崎給殺了!」她一邊說,還一邊氣憤的瞪著死者女友看,一附想把她給殺了的樣子!
而死者女友,臉上的表情似乎慢慢的變了,她訝異的看著說話的女人,「你說你和山崎沒有關係?你說謊,你說謊,...............」她又再度流下了眼淚,而流的和之前的不同,流的是悔恨的淚水.............。

松岡一行人,終於得以離開遊樂場,幾個人又開始討論了起來...。
達也:「剛剛那死者女友不是說是和死者起了爭執,而死者一再否認自己和別的女人有關係,自己卻不相信,所以一氣之下才把他給殺了,當警方問他為什麼要塗上紫色的脣膏,應該是有預謀,想要嫁禍給那個殺人魔吧!她卻說自己沒有,也沒買過紫色的口紅,唉...在你們看來呢?」
太一:「我想他大概是為了減輕罪行才這麼說的吧!有預謀殺人罪可是重很多的呢!不過最後證據歷歷,口紅上還有她的指紋,根本賴都賴不掉嘛。」
松岡:「是這樣嗎?」
松岡停頓了一下又繼續說到:「我覺得她應該是個個性不會拐彎末腳的人,應該不會想的那麼多吧!而且一個真的有預謀的人,怎麼可能把指紋留在口紅上?」
達也:「你的意思是說,塗上口紅的是另有其人?那她最後為什麼要承認?」
松岡:「嗯..或許是太傷心了吧!或許罪的輕重對她而言已經不是那麼重要了!重要的是她最心愛的人再也回不來了!」
太一:「那指紋呢?那個指紋有怎麼解釋?難道也是人家弄上去的?」
松岡:「或許吧!唉.........」松岡一邊說,一邊抖了下身體,避免背上的重物掉下去。
達也:「你也真是辛苦,沒想到他就這樣睡著在椅子上!」他邊說邊輕輕拍了拍松岡背上的長瀨。
松岡:「他今天也遇到太多事情了,就讓他多睡一下吧!」
太一:「對了!城島組長呢?怎麼都沒看見他了!」
小純:「可能是怕孩子看到那種場面,所以在別的地方等了離開了吧!或許現在還在裡面也不一定!」
後面一個聲音叫住了他們。
太一:「喔..說人人到呢!」
城島牽著孩子和老婆向他們走了過來。
城島:「看來你們一定在討論案子吧!」
達也:「嗯...」
城島:「有沒有討論出什麼啊?」
太一:「是覺得有點奇怪啦!松岡是認為口紅是別人塗的呢!」
城島:「嗯...或許真正的兇手另有其人也不一定.......」
聽到城島這麼說,所有的人都訝異的看了他一眼........。
城島笑著說:「嗯...不過我們也別管那麼多...辦案是警察的事,我們只要守自己本份就好,這樣對大家也都好,你們今天回去誰寫篇報導吧!」
似乎不等大家繼續有插嘴的機會,城島便笑著和妻子孩子笑著先行離開了。
留下一群仍在迷中的人們........。

(未完..待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