※上記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のないWIKI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更新することで広告が下部へ移動します。

<返回>

第二章 平凡的案件


「啊...真的好好吃喔...不愧是小純姊....」長瀨猛夾著桌上的菜,並且拼命的往嘴裡塞...但卻仍不忘了一邊說著小純的好話。
而小純聽了不停的笑著,臉上露出了掩不住的喜悅和滿足,「呵呵...那你就盡量吃....呵呵....」
達也:「你這小子就是會拍你小純姐的馬屁...」停頓了一會,接著達也故意裝的很哀怨說著:「唉....不過說真的,自己的老婆,平時也很少看這麼開心的笑過,唉.....我這個老公可真是當的失敗啊!」
「你說這什麼話嘛!說的好像我平時對你不好似的。」小純嘟著嘴說著。
「小純姊,達也哥是在跟你撒嬌啦!達也也真是的,都這麼大的人了...」松岡笑著說到。
幾個人圍在達也的小屋裡,說說笑笑的,吃著小純的拿手好菜,這是他們四個人聚在一起最喜歡做的事情了。這間屋子並不算大,門口一進來,便看得到他們正圍著的小方桌,一台小電視放在牆角,靠裡面的角落有個簡單的小廚房,其他的家具除了冰箱和床的東西以外,大概有沒有其他特別的東西了吧!不過整個屋子倒是給小純整理的乾乾淨淨,舒舒服服的,讓人一進來就有很溫暖的感覺,這也是為什麼長瀨跟松岡老愛跑到這的原因之一吧!
「對了,最近那個殺人魔的案子怎麼樣了啊?有沒有什麼進展?」小純問到。
「到現在為止,可是一點線索都沒有…而且今天又新增加了一名受害者呢!」達也嘆息的回答。
「這次不會和之前一樣…又…」小純說到這,似乎有點說不下去…
「沒錯,這次這殺人魔竟然割走了頭皮,真不知在想什麼。」松岡說著,他看了看長瀨,似乎又想到什麼,便笑著又說到「而且害的這傢伙臉色發白,我還以為他要昏了呢!」
長瀨:「可是是真的很噁心ㄟ…真的夠殘忍的….誰像你啊…這麼沒神經….」
松岡:「喔…少了根筋的人竟然還敢說別人沒神經…真的是好笑…」
小純看到兩人鬥嘴鬥到快打了起來,不禁覺得好笑又可愛「好了好了..你們兩個吵夠了沒啊…都那麼大的人了還向小孩子一樣愛吵…」
「不過說到那殺人魔,讓我想到一件事…」小純說到這,又笑到眼睛咪了起來。
「小純姊,你想到什麼啊!快說嘛!」長瀨著急的問到。
「我是想到啊….竟然有人跟松岡一樣…喜歡變態的紫色喔…」說完,小純又笑了起來。
此時,屋內又是一片笑鬧,安詳而平和。

松岡和太一急忙的趕到現場,地點是在一條狹小的巷子裡,屍體臉部朝下,背部仍插著一把刀,脖子有被勒過的痕跡,身旁的隨手物品也被翻的亂七八糟的,死亡時間應該是在深夜一點左右。初步判定,應該是遭到歹徒搶劫,鑑事人員正在採集現場指紋。
太一:「現在的歹徒真的是越來越恐怖了,不但要錢,還要命!」
松岡:「是啊!不過..不知道為什麼..有種覺得不太對的感覺..」
太一:「怎麼個不對法!」
松岡:「我也不知怎麼說..就是覺得事情似乎沒有那麼單純...」
太一:「是嗎!?」
「對不起對不起...我來晚了...」遠遠傳來一陣熟悉的聲音,松岡和太一轉頭一看,長瀨帶著睡眼矇矓的雙眼,衣衫不整的朝著他們這邊跑了過來...
長瀨說到:「對不起....我又睡過頭了....」
太一:「算了!我們都習慣了,不過我們已經差不多要走了呢!」
長瀨:「怎麼那麼快....」 長瀨騷了騷頭,頭一轉,恰巧看見仍在沉思的松岡,
「喂....你在幹什麼啊!怎麼在發呆?」長瀨一邊說一邊拍著松岡的肩膀。
松岡:「嗯...沒什麼...我們回報社去吧!」
長瀨疑惑的看了看太一,「沒什麼啦...他只是在懷疑案子沒那麼簡單...」
長瀨:「是怎樣的案子啊?」
太一:「應該不過只是普通的殺人搶劫吧!」
松岡:「好了好了!我們回去吧!要不然等一下又給組長罵!」

這一整天,松岡似乎都對一早的案子耿耿於懷,好不容易挨到下班時間,便急忙的撥了電話給達也。
「達也哥...你知道今天早上的那件搶劫案嗎?」
「你是說XX路旁的小巷那件殺人搶劫事件嗎?」
「是啊!」松岡急忙的應到。
「喔!那兇手已經抓到了!」
松岡露出了有些驚訝的表情。

「你剛打電話給誰啊!」正準備離開的長瀨,拍了拍仍未回神的松岡,「怎麼看你講完電話就一直呆在那啊!」
松岡頓時被叫了回來:「喔..我打電話給達也啦!問他早上案子的事情!」
「嗯...有結果了嗎?」長瀨邊吃著桌上的餅乾邊問著。
「他說已經抓到兇手了!」
長瀨:「啊!這麼快啊!」
松岡:「是啊!嗯...我們找個地方喝上一杯,詳情我再慢慢告訴你..」
長瀨:「嗯...」
此時,長瀨感覺到身後一雙銳利的眼神正在看著他,他反射動作回了頭,城島也並沒有因為他的回頭而馬上把目光移開,仍面無表情的看了他幾秒,才緩緩的低下頭,繼續整理著他的稿件。
松岡看見長瀨露出一副無辜的表情,覺得很奇怪:「怎麼啦?」
長瀨:「沒什麼!我們走吧!」
當他們正要離開,在快靠近城島時,他突然開口對松岡說到:「記者就做好記者本分裡的事就好了,不要管那麼沒有關係的事!查案和推理都和記者沒有關係!記者只要報導看得到的事就夠了!」說完,他又繼續整理他的稿件,也沒再抬頭看他們一眼。

一家很平凡的小酒吧,長瀨和松岡正坐在裡面,喝著酒,吃著小菜。
「喂...我覺得最近組長很奇怪耶...」長瀨說道。
松岡:「怎樣個奇怪法?」
「不知道為什麼,總覺得他老是在瞪視著我!」長瀨做著一副害怕的表情。
「呵~那有什麼,像你這樣常常遲到,做事又糊哩糊塗的,他沒把你開除都不錯了!那是你活該」松岡笑了笑。
「是這樣嗎?還有還有嗎啊...像剛剛...他跟你說的話也很奇怪耶...你不覺得他話有什麼特別的意思嗎?」長瀨臉上露出了狐疑的表情。
松岡想了想,然後說到:「這個啊!還好吧!我這兩天工作也是真的有些心神不寧,給他說上兩句也沒什麼!」
「你真的都不覺得奇怪?」
「你喔!平時都少了根筋,今天是怎麼了,怎麼突然變的疑神疑鬼起來!」
「我也不知道,總覺得看見組長就覺得毛骨悚然!」長瀨邊說,還邊抖了抖身子。
「你喔!」松岡做了個無奈的笑容。
「好了啦!不提這個了,你不是要告訴我達也哥說的事嗎?」
松岡:「對啊!給你扯一個都忘了....」
松岡又接下去說:「後來不知道是誰,不知怎麼的發現他手上握了幾根頭髮,判定是在犯案中死者從兇上那拉扯下來的,所以便拿那幾根頭髮去檢驗,和一些前科犯比對,結果發現是前一陣子才剛假釋出獄的一個殺人犯。」
說到這,松岡頓了一下,喝了一口酒,長瀨也正聚精會神的聽著。
「當然,警局馬上派人到他住的地方去抓人,而且還特地布了局,深怕他給逃走。不過你知道嗎!當他們按了門鈴,那犯人竟然不慌不忙的開了門,見到是警察也沒有要逃跑的意思,像沒有發生過任何事一樣,而且屋裡也沒有任何打包行李的樣子,電視還開著,桌上還擺著碗泡麵,似乎正在吃的樣子,當他們提到在死者手裡發現他的頭髮時,他更是張大了嘴,像是不知情似的,回了警局,不管再怎麼問他似乎都不承認,但卻又沒有不在場的證明...」
「那就是說他到現在都還沒有認罪囉!」長瀨問到。
「是啊!警方也很頭痛呢!」松岡說著。
「不過我也覺得整件事很奇怪,一般的人如果殺了人,不是都會想辦法離開嗎?至少看見警察時也不會那麼鎮定,除非他是個很厲害的角色...唉....」松岡又陷入了苦思中。     
「好了好了啦!你別想了..來..再來喝一杯...」長瀨舉起酒杯說到。
松岡和長瀨便開始一杯接著一杯的喝了起來...

清晨的陽光射入了屋內,松岡被那陽光給”刺”了起來。松岡睜開朦朧的雙眼,突然發現自己怎麼睡在地上,身旁還堆滿了酒瓶,松岡轉了個頭,發現長瀨竟然舒舒服服的睡在自己心愛的床上。此時他才想起昨天晚上的事。
昨晚他們兩個在酒吧喝完了酒,一時興起,便決定又來松岡家喝個痛快!喝著喝著,不一會,長瀨就醉了,還爬到他的床上睡覺,叫也叫不醒,松岡便一個人喝了起來,不知喝了多久,他最後的印象,只記得自己爬上了自己的床想睡覺,並企圖想把長瀨踢下床,接下去,他也想不起來了!
「哼~這臭小子...睡了我的床還把我給踢下來...」松岡抱怨到!
松岡抬頭看了看牆上的鐘,整個人都清醒了起來,「啊!這麼晚了!」他連忙拍了拍床上的長瀨:「喂..快起來!快來不及了!」長瀨看了看手錶:「喔!還早嘛!」說完就又繼續埋頭猛睡。松岡這次可沒那麼客氣了,他稍稍用力的踹了他幾下,「快起來!怪不得你平時會遲到!快....」被踢的有些痛的長瀨,慘叫了幾聲,才心不甘情不願的起床。兩人便稍微整理一下,便急忙的出門。

兩人匆忙的才剛進報社,松岡的手機便響了起來。一講完手機,他就大聲的說到,昨天的兇手剛剛承認了他的罪行了,一會兒就要送走了,說完,便拉著長瀨趕往警察局。
在趕往現場的途中,長瀨問到:「達也哥打來的嗎?」
松岡:「是啊!他說今天早上那犯人不知怎麼的開始一直吵鬧,後來又突然說他承認他的罪行,整個人似乎有點歇斯底里!」
當他們趕到現場,兇手正剛好出來,記者們也不停的拍攝,當然松岡和長瀨也不例外,兇手一邊走,還不時露出了邪邪的笑容,一會兒又變成了傻笑,似乎又有些瘋癲,雖然案子解決了,但松岡的疑惑似乎並未解除,而且,在當他看見兇手的樣子時,更使他的疑惑更加的擴大,久久未能平息。

(未完..待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