※上記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のないWIKI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更新することで広告が下部へ移動します。

<返回>

第一章 黯夜殺人魔


「早啊!」松岡快步走進入辦公室,並微笑的跟同事們打招呼。
「早啊!難得看你這麼晚到!」國分太一回應著說。
「是啊!不知怎麼回事,今天早上總覺得人怪怪的。」松岡把手放在脖子上,晃了晃頭。
松岡昌宏,27歲,身長180的男子,在某報社工作,所謂的某報社,也就是他現在坐著的辦公室。現在的他,臉上像是多了幾分的倦容。
一旁的太一看見松岡的樣子,忍不住調侃了他幾句。「一定是你太忙了啦!老是愛多管閒事!還有一個大孩子要照顧!看來要多多休息才是。」

說到大孩子,松岡看了看座位旁邊的位子,果然還是空空的,舉起手錶看了一看。
「嗯….也差不多該到了…」松岡自言自語的說到。
「5…..4…..3…...2…….」松岡一邊望著手錶的秒針,一邊開始倒數計時了起來。
突然,遠處傳來了一陣跑步聲,接著一個喘的像該跑過馬拉松的人影,出現在辦公室的門口,那人用僅剩的力氣說到:「Good Lucky!安全上壘!」並作了個勝利的手勢。
整個辦公室的人,可能連頭都不用抬就可以想到是誰的到來了吧!只有幾個人稍稍抬了個頭,對著他稍作點微笑就又繼續埋首自己的工作。
「喂…本月已經是第五次準時到達了耶!」他一邊走回自己的座位,一邊對著松岡說到。
松岡看了他一眼,並對他做了個無奈的表情。
這男子叫做長瀨智也,25歲,但卻總是像個未成年的孩子般,有時真不知他算是天真還是傻。

突然,松岡像想到了什麼,頭向長瀨靠了過去,嗅了嗅長瀨身上的味道。
「你昨天是不是又沒洗澡?」
「ㄜ…是嗎?…..啊!對齁…忘記了說!昨天和你吃完晚餐,回去就很想睡覺,不知怎樣就睡著了!」長瀨一副真的很像忘記的樣子,松岡如果不是很了解他,可能也不會相信竟然有人會忘了這檔事。
「看來我以後不但要拖著你去吃飯,還得拖著你去洗澡ㄌㄟ…真不知你腦袋到底裝了什麼!」松岡調侃著說到。
兩人聊了沒兩分鐘,辦公室就起了一片騷動,社會組的組長城島茂慌忙的喊著「變態殺人魔又犯案了…..松岡長瀨快點去現場….」
松岡和長瀨聽了便急急忙忙的往現場趕去……

當他們到達的時候,大樓的周圍已經為滿了人群,而警察正在努力的驅逐民眾。他們兩人朝人群看了一看,長瀨念著:「喔….這麼多人怎麼擠得進去,我們還是回去算了…」說著長瀨便拉著松岡要走。松岡:「喂喂….這怎麼行,回去準給組長罵到臭頭的!」長瀨面有難色的看著松岡,松岡看了看,似乎了解什麼的說到:「喔…我了解了….你不會是又不敢看了吧!上次拍完了照,看你吐的像什麼一樣!」長瀨裝的一副可憐的樣子:「可是你不覺得真的很噁心嗎?這個變態殺人魔真的很變態耶!」松岡答到:「話是沒錯!但你到底是個男人!也別那麼…」松岡話尚未說完,就感覺到身後有股強烈壓迫感,接著,就被重重的打了一拳在肩上……..他迅速的轉身一看….
「喔….原來是你啊!達也…」松岡鬆了一口氣,對著一位穿著警察制服的男人說到。
「你們來採訪啊!怎麼!擠不進去啊!還是在這混!」山口達也問到。
「喔…我們才剛到,不過這小子想繞跑了就是了…」松岡指著長瀨說著。
松岡換了口氣繼續說到「喂…幫幫忙…帶我們找個好位子…順便透漏點消息吧!」
「這個嘛…..那你們要給我什麼好處啊….」達也半開玩笑的說到。
「嗯…這個嘛….那就免費讓小純姐請我們好了….」長瀨淘氣的說著,臉上還露出燦爛和天真的笑容。
「你就是會坑我老婆…」山口達也無奈的笑了笑。

兩人跟隨在山口達也身後,穿越了人群,爬到大樓的頂樓,看見屍體,一具缺了頭皮的男人屍體,嘴上被塗上了紫色的口紅,整個人躺在已乾的血泊之中!兩人看了都楞了一下….
「快點找機會照幾張像!」松岡一邊說一邊拿起了筆寫了起來!
長瀨只是臉色蒼白,雙手略略發抖的舉起了相機,快速的照了幾張。
「你們得快一點,免得被發現可不好!」達也催著說到。
兩人便加緊了速度,又跟著達也下了樓。
「這被害者是什麼人?什麼時候被發現的?有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?」松岡問著達也。
「他是銀行的行員,早上清掃這裡的員工發現的,被發現的時候,跟前幾次案件一樣,嘴唇被塗上紫色的唇膏外!根據目前的調查,死因初步判斷是被刀子一刀刺入心臟,而且是一刀斃命,至於陳屍地點應該不是死亡地點,手法與前幾次完全相同。」達也說到。
松岡聽完達也說的話,拿起了手上的筆記,便開始自言自語了起來「這次是被割了頭皮,上一次是耳朵,再前一次是雙手,這兇手也真奇怪,為什麼要割去被害者的這些部位,又為什麼每一位的部位都不相同?但依這個殺人手法即留下的面具來看,兇手確實像是同一個人啊!」想著想著,眼睛突然飄到身旁的長瀨身上,只見他蒼白的臉色尚未退去,呆呆的站在那,似乎已無法移動。
「你沒事吧!….要不要找個地方先休息一下啊!」松岡問到。
「嗯…也好…」長瀨用微弱的聲音說著。
「嗯…不陪你們了…我還得忙…晚上看要不要到我們家來坐坐…我叫小純給你們燒幾樣菜壓壓驚…」山口達也笑著對他們說…
「嗯…你怎麼樣…要去嗎?」松岡拍著長瀨說到。
「好啊!不過我可要吃好料的喔!」說到吃,長瀨似乎恢復了精力不少,開心的說著。
「那…就這樣…掰掰囉!」達也說完便轉身又往現場走去。
「那現在你想去哪嗎?」松岡問著長瀨。
「嗯….現在好多了…不過可真想去大吃一頓…」長瀨又恢復了他那張笑咪咪的臉。
「喔…你…真不知該怎麼說你….」松岡敲了一下長瀨的頭,接著兩人便離開了這詭異的地方,朝向可以填飽他們的地方走去。

(未完..待續)